"

北京幸运5链接

"

職教政策

習近平總書記:職業教育前途廣闊、大有可為

央視網 2021-06-17

政策一方面對學科教育培訓正大力打擊和限制,另一方面對職業教育不遺余力地予以支持,這背后既關系民生,也深藏國家下一步戰略。

提升地位,鼓勵發展,職業教育的風口來襲。施行20多年的職業教育法,將迎來首次大修。

日前,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初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,草案共8章58條,聚焦職業教育領域熱點難點問題,著力解決突出問題,推動培養數以億計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,為進一步深化職業教育改革提供法律基礎。后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(修訂草案)》(后文簡稱為《修訂草案》》)在中國人大網公布,進入社會公眾意見征集環節。

仔細閱讀職業教育法的新修訂草案,我們可以看出國家對職業教育的態度,用兩個字總結是“鼓勵”,用一個字來總結就是“熱”。 


具體有哪些表現呢?我們一一來看。

首先是提升職業教育的地位。“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不同教育類型,具有同等重要地位。”

職業教育擺脫“層次教育”成為“類型教育”,與普通教育地位同等,并非在此首次被提出。

職業教育首次在公開文件中被點明類型教育地位,要追溯到2006年出臺的《教育部關于全面提高高等職業教育教學質量的若干意見》(教高[2006]16號):“高等職業教育作為高等教育發展中的一個類型……在我國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進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”

而首次被認定與普通教育地位同等,要追溯到2014年6月教育部等六部門印發的《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(2014-2020年)》,職業教育首次作為類型教育與普通教育并列平行,在頂層設計上雛形初現。

2019年1月,國務院印發《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,開宗明義指出:“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,具有同等重要地位”。

而本次對職業教育領域的主要法律文件——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》的大修訂,并將其“類型教育”、“同等地位”寫進文件內,是為職業教育的未來發展定下基調。

并且該法規中還增加了諸多提高技術技能人才社會地位的條款。如當中提到,要“弘揚勞動光榮、技能寶貴、創造偉大的社會風尚”,并明確將設置獎勵制度,更是進一步表明了國家要大力提升職業教育地位、鼓勵其發展的決心。

其次是鼓勵多方參與到職業教育中,并且明確了職業培訓機構與職業學校作用上的并列地位。

文件內數次用到“支持”、“鼓勵”、“推進”等詞,并明確提到“支持社會力量廣泛、平等參與職業教育”。在第十四條中還特別提出,“企業、社會組織可以根據辦學能力、社會需求”參與其中,讓更多社會力量參與到職業教育當中,并以社會需求為其中一個導向,試圖進一步促活職業教育。

此外,修訂草案對促進產教融合、校企合作也作出了規定,明確國家推行學徒制度,鼓勵企業與職業學校、職業培訓機構合作進行學徒培訓。

當中,還對職業教育的服務對象進行了擴展。第十七條中提到“支持和鼓勵普通中小學根據實際需求增加職業教育的教學內容……并組織、引導職業學校、職業培訓機構、企業和行業組織等為其提供條件和支持”。以往提起職業教育的受眾,都慣性避開九年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生,這表明,國家將“從娃娃抓起”,去重建人們對職業教育的地位認知,擴展了職業教育機構的服務范圍。

通過《修訂草案》當中的這些條款,我們可以看出國家對職業教育的“熱”,一旦該文件確定并發布,我國現代職業教育發展的新篇章將正式翻開。

既是“人才強國”,也是“圍魏救趙”

國家對職業教育的關注其實一直都熱度不減,在當下這個時間修改職業教育法規,既是這些年相應的職業教育改革試驗、相應理論取得了一定成果,也是國家社會的發展現狀、高考改革的步伐,都讓國家更下定決心要大力鼓勵職業教育的發展。

國家如此大力鼓勵職業教育,根本原因是: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供給與需求之間的結構性矛盾仍然突出。

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,但目前我國在生產一線的勞動者素質普遍偏低,技能型人才緊缺問題十分突出。現有技術工人只占全部工人的1/3左右,而且多數是初級工,技師和高級技師僅占4%。從制造業比較發達的沿海地區看,技術工人短缺,已成為制約產業升級的突出因素。

而事實上,目前美國、日本的企業中負責安裝、調試、維修實驗設備和機器的人員基本都是“高職生”。在生產過程中,這些一般技術操作人員可以根據市場信息、用戶反映,不斷吸取相關技術和先進技術,日益改進和完善其操作技能,探索和建議產品的更佳設計等。孤立地看,它們往往是一些小改進,但積累起來,也會是很大的改革,會使產品多檔次、多樣化、個性化,從而增強產品和企業的競爭能力。

德國在發展高技術產業中,非常重視這類人才,要求他們成為企業中能適應新技術發展和高效工作的職工。德國對這類人才的培養,主要依賴職業教育。德國一貫重視職業教育,適齡青年也養成了接受職業教育的習慣,學生的就業前景也非常好,“向高等專科學校進軍”已成為德國高中生的常用語。而在當前的中國,境況恰好相反。

曾在沿海少數城市試點的初升高五五分流政策,近期提出將逐步向全國各地推行,越來越多地區普職將“五五分流”。這一消息讓廣大“雞娃”家長們慌了,很多人擔心,這將讓雞娃家長們更瘋狂,因為“誰也不愿意自家孩子進職高、失去高考機會、畢業當工人”。

 高考被喻為“千軍萬馬過獨木橋”,在當前學歷就是門檻的就業市場中,擅長“未雨綢繆”的家長們,從幼兒園就開始雞娃,這一方面提升了家庭教育支出,一方面降低了人們的生育意愿,一方面推動了學科教育培訓機構的繁榮,一方面弱化了學校教育主陣地的存在感。

很多人呼吁:取消高考。但顯然,這并不現實。國家頂尖的技術及科研人才的需求,永遠都會存在,高考目前是最合適的選拔機制。但高考帶來的負面效應,也不得不引起重視。

既然正面取消不可能,那不如“圍魏救趙”,逐步解構“高考定終身”的神話,提升職業教育的地位,凸顯職業教育的就業功能。預測下一步應該是提升工人的福利待遇和社會地位。

顯然,政策引導下的理想狀態是:讓成為真正有資質去做科研的人通過高考走入頂尖學府,其他人可以通過職業教育成為高級技術工人。只有這樣,國家經濟才可以兩條腿走路,高可成低可就。

并且,在當下對K12教育培訓的嚴格限制下,政策對職業教育的大力支持,或是在引導市場風向,相當于關上一扇門后又打開另一扇門,讓機構們關注職業培訓賽道。

職業教育任重道遠,機構把握政策春風

國家對職業教育的改革的決心很大,但真要實現理想狀態其實并不容易。單看目前職業教育本身,還存在諸多短板,如從事職業教育的教師數量跟不上、素質難標準化篩選和衡量,畢業生就業面窄、就業狀況不樂觀等現象。

對于校外教育機構而言,短板往往也是突破口。

《修訂草案》中不斷在強調“合作”,“產教融合、校企合作、工學結合”,職業培訓機構今后可以不必將自己的獲客端圈在市場,與院校進行合作,一起培養人才;與企業、工廠進行合作、做定向人才培養;與非遺大師、工匠名人合作,辦學徒制高級匠人培養基地,還可以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,設立職業體驗型夏令營等。

“職業教育前途廣闊、大有可為”,習近平近日在一次講話中如此強調道。

© 專科院校報考網   備案號:蜀ICP備16035806號-4
北京幸运5链接